我的位置: 首頁 > 評論 > 正文

【天眼時評?銳見】“發朋友圈被問責”警惕問責泛化

  近日,一份違紀通報在四川省樂山市多個社交平臺流傳并引發熱議。通報稱,馬邊縣人大教工委吉壽堅桑等人于工作時間,在個人微信朋友圈發布與工作無關的動態,并有其他公職人員點贊、評論,違反了工作紀律,分別被書面誡勉等。


  僅僅因為工作時間發了個朋友圈、點了一個贊,便被紀委通報、誡勉,對于這樣的執紀問責,雖然也有網友給予點贊,認為“上班時間做與工作無關的事情”,就該嚴肅問責;但同時也有許多網友提出不同看法,認為這是一種過于嚴苛的“問責泛化”,顯得不近情理,矯枉過正。


  在此事件中,“與工作無關”是其中一個十分值得細加品味的關鍵詞。因為從當地紀委通報來看,相關公職人員之所以會被問責,主要正是因為他們發朋友圈的行為被紀委認定“與工作無關”。據當地知情人士透露,“他朋友圈發布了什么都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在上班時間做了無關的事,縣里面剛好在整治這個問題”。


  原則上,因在上班時間做與工作無關的事情而被問責,當然并沒有什么問題。但置身于具體而復雜的現實職場環境, 所謂的“與工作無關”,究竟應該如何全面準確理解、把握,乃至進而形成“既有紀律又有自由,既嚴肅緊張又生動活潑”的公職生態,并不是僅憑一句抽象籠統的“原則”就能簡單厘清的,而是一件十分復雜微妙、且相當考驗管理能力和智慧的事情。


  究竟如何判斷一件事是否“與工作無關”?在現實中,很多時候其實并不一定存在一個絕對界限分明、非此即彼的簡單標準。一些事情可能表面看似與工作無關,但從更深層面來看,卻又可能與工作存在某種內在關系,如工作間歇抽空上網看看新聞、了解學習一下各種最新資訊。再如,對于辦公室工作來說,在長時間緊張伏案之余,暫時離開辦公桌,適當放松一下神經、活動一下筋骨,同樣也不能就簡單認定“與工作無關”。


  強調工作時間就該做與工作有關的事情,當然并沒有什么錯,但如果對此過度強調,以至于絕對排斥任何看似與工作無關的事情——一天8小時、480分鐘之內所做的一切事,都必須與工作有關,顯然無論在邏輯,還是情理上,都是說不通的,不僅缺乏現實可操作可執行性,也明顯乖違基本的人情人性。畢竟,人不是機器,只要插上電就能滿負荷工作。


  強調上班時間不做與工作無關的事情,并不意味著必須簡單機械地絕對排除任何看似“與工作無關”的事務,要全面準確理解把握“與工作無關”,顯然還應有更豐富、靈活的權衡標準。比如,判斷是否與工作無關,不僅要看是否表面、直接相關,也要看是否內在、間接相關,不僅要看紀律的剛性,也要同時充分顧及基本的人情人性,還應進一步看是否對工作造成實質損害、是否貽誤工作。


  嚴格執紀問責,當然完全正確、十分必要,但嚴格問責,又并不是越嚴越好,更不是為嚴而嚴,還必須同時嚴而有理、嚴而有據,嚴得合乎客觀實際、合乎人情人性。只有如此,相關執紀問責,才能令人充分信服。



作者 張貴峰

編輯 伍少安 黃麗媛

校對 林曉明

編審 顧海凇


体彩6十1几个才中奖